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 ENGLISH

天水师范学院

首页 > 师苑人物 > 正文

师苑人物
张鸿勋:忆建校初期的老校长杨洪涛同志

发布:新闻中心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 2019-02-25

张鸿勋

当学校为庆祝建校五十周年征文通知到我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过世不久的原天水师范专科学校的老校长杨洪涛同志。这不单单因为他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所遇到的第一位校领导。这也不单单是他把我从一个懵懵懂懂、不知如何教学、不谙社会时势的小青年引导成长为一个大学教师的引路人,而是他作为天水师范学院前身的天水师专建校初期(1959年—1966年)的第一任校长,“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历经坎坷曲折,为今日学院蓬勃发展作出过贡献的人,理应就已所知,写下我所知道的艰难建校点滴事情,表示我对他的一点怀念之情。

事情要从五十年前的1959年说起。那年我从兰州大学中文系毕业,10月,我和同班同学叶金镜(广东人,已故)怀揣一纸工作分派介绍信一起到天水师专报到。到校后约一个星期吧,一天晚上,杨校长把我们四五个刚分派来的年轻教师召到他的房内,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作为“迎新”,在什么都缺乏的困难时候,他居然能弄到两盘切好的白萝卜干招待我们。当时他的年纪也不过四十来岁,人显得很精干;谈话中不时夹杂些甘谷方音,一一问了我们是哪里人,什么学校毕业,学的什么专业,家里还有什么人之类,然后他简单介绍了一些学校的基本情况,要我们安心工作,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能解决的,学校尽量帮助解决等等,就结束了这第一次的见面。

当时天水师专是刚刚建校不久的一所大专学校,行政隶属天水地区专员公署,校址设在玉泉观内。在此之前,学校是如何筹建,如何开班上课的,我并不了解。待我们报到时,似乎一切已大体就绪。如众所知,玉泉观本是天水著名的一座道观,有了数百年的历史,解放前都已残破不堪,要将它改造成一座符合现代意义要求的大专学校,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要修缮破旧、阴暗、潮湿的殿堂,将它们改成教室,起码需要安装电灯、黑板、课桌凳子;要有师生活动的操场、食堂、师生宿舍、办公用房,甚至还要整修出入学校的道路等一大堆“硬件”问题;更要招学生、调教员、买教材、购教具等等一大堆“软件”问题,真可说是“百废待兴”。而那时的社会大环境和今天大不相同。如今六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五十年代末,由于所谓“大跃进”过后,整个社会陷入了三年困难时期。缺粮、缺物、缺钱……,当时实行的是严格的计划经济,干什么都得事先上报批审。在这种大环境下,作为唯一的校领导杨洪涛同志,为解决这些问题,怎样的耗心、耗力,跑上跑下,找人找门路,那是可以想象出来的。而我进校时,已是设有中文、数学、物理、生化、俄语等科(当时尚不称“系”,更无所谓“院”),以及体育、教育、政治等教研室,行政上设有人事、总务、医疗、图书等科室,作为一个学校,已是初具雏形,可以招生进行正常教学了。

办学,首要条件之一得有教员。最初杨校长是怎么考虑的、怎么调入的我不清楚,到我报到时,看到学校早已有了三十多位教职员工。慢慢接触熟悉后才知道,杨校长在筹办师专前,曾担任过天水专属文卫科长,徽县、成县副书记等职,对全区教师和学校情况十分了解。那时天水专区,不仅包括现在天水市的两区五县,而且还包括后来划归陇南市的徽县、两当、西和、礼县、漳县。所以当杨校长筹办师专时,他自然将上述县市中学里最好的教师收揽了过来。单从中文科来说,为首的是陈前三老师,他是山西人,抗战时期随迁到清水国立五中教学,后转天水铁路中学,听说是杨校长用两个刚毕业的年轻学生换调来的,到师专后任先秦文学课;其次是科主任史步蟾老师,其子女中以诗人牛汉最为著名,到师专后任古代汉语课;再就是王义老师,武都人,原为武都中学教导主任,到师专后任两汉魏晋南北朝文学等课;还有何昌之老师,平凉人,解放初一度任过某中学副校长,随西北师院中文系李鼎文先生等到天水办甘肃师范专科学校,此校撤并回西北师院后,他留了下来。到天水师专后任文学概论等课。此外,就是我们新分配到科的几个年轻教师,侯青林教“现代文学”课,我教“文选与习作”等。人不多,但中文科该开的几门最基本的课,总算开出了。特别是上述几位老教师,他们没有今天流行的什么教授、硕士、博士等等光环头衔,但他们却个个都是功底扎实、教学多年、各有专长的优秀教师。到了师专,他们一方面要自编讲义,以解决当时缺乏合适教材的困难,另一方面还要提高教学质量,开些提高课。像陈前三老师,上课根本不用教案,但讲起文章来,马上就能出口背诵,一字不差,其记忆力之强,实在惊人。他除了为普通班讲先秦文学外,还为教师进修班单讲过一学期《庄子·天下篇》,这是庄子纵论春秋时期各学派的文章,对先秦诸子学说没有较深了解的人,是读不懂的,更不要说逐字、逐句讲解了。王义老师,除了讲头绪纷繁的两汉魏晋南北朝文学外,又专门为学生开了一学期《楚辞》课;史步蟾老师,虽没有开过什么专题课程,但他是山西人,对元代杂剧中的方言俗语研究很感兴趣,他为学校专门采买了《孤本元明杂剧选》等多种戏曲著作,其中夹满了他摘录剧中词语的小条子,可惜天不假其年,六十年代他即病逝,未能实现其研究理想。而何昌之老师,除在校教课外,还在一些中学作《红岩》、《青春之歌》等当代文学的辅导报告,很受欢迎。

杨校长一方面依靠一些教学经验丰富、学识渊博的中、老年教师作骨干,另一方面对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教师积极加以培养,使他们能尽快地成长起来。以我自己的经历而言,到校后,首先安排我批改学生的作文,又安排我担任一个中文班的“副班主任”,协助时任校团委书记兼中文班主任的李桢同志的工作。今天想来,杨校长正是通过这样的安排,让我这个初来乍到的生手,先锻炼接近学生,了解学生,以及管理学生的能力。一学期后,才让我接中文科两个班的“文选与写作”课,一年后,又让我接“现代汉语”课。这两门课看起来似乎不够“专业”,但它实际上牵涉到许多文学、语言方面的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基本技能问题,最能增强和培养像我这样刚出校门青年教师的全面综合教学能力,为下一步教更高、更专门的课程打下基础。但当时我还没有这样的认识,一开始我自认在大学四年学了许多门的专业课,对于大专课程什么都能教,而“文选与习作”,“现代汉语”课简直是“小儿科”,可是教了一段时间后,从学生们反馈回来的意见以及教古代文学课的感受中,我才懂得,通过教这两门课,才是我真正能跨过教学门坎的重要途径。除此以外,杨校长培养青年教师更重要的一个办法是,派他们到附近中学顶岗一学期或一学年的对口教学,而且只准教初中一年级的课。因为作为大专学校,其培养目标是为本地区培养合格的初中教师,而作为这样教师的老师,不了解本地区中学教学情况,如何能知己知彼有针对性地进行自己的教学呢?特别是我,从综合性大学毕业,要作老师,除专业课外,既没有学过必备的“教学法”、“教育学”、“教育心理学”等课程,给学生上课前更没有经过“教育实习”,可以说从心理到实践无任何当教师的基础,就匆匆走上讲台,其效果种种不如人意,是可想而知的。针对这种具体情况,杨校长才决定让我们到中学去一段时间,弥补上这一缺失,然后再回到本校教课。我在1963—1964学年到天水一中教了初一班的语文课。那时正是大抓教学质量的阶段,我承担了初一一个班的语文课,约有五十多个学生,除每周六个课时课堂教学外,还要每周三批改一次作文,每周一次“小作文”(类似周记,不需详细批改);每天要批阅大楷本、抽查若干学生的课文、背诵……,忙是够忙的,但的确也从中学到许多教育和教学的方法,所以忙过之后再回到本校教大专学生,就能比较轻松自如地教专业课,也很少再出现某些“三基”方面的错误了。让青年教师到基层去一段时间的办法,一直延续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夕,就是“文革”结束、恢复正常教学之后的若干年,仍然坚持了几年。有人很不赞成这一做法,认为这不像办大学高标准培养教员的样子,是浪费教师的时间,但我却从自己亲身体验中深深感到,办大学是有层次的,作为两年制的师专学校,不能脱离培养目标,不量力地去攀比,而其培养目标是:结合本地区的实际情况,为本地区培养合格的初中教师。对于国家这样的要求,教师本人对本地中学教学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又如何能教出实事求是的未来的初中教师呢?当然,随着学校的升级、学制的改变,培养目标的多样化,对教师的培养和要求也就有了变化,这是与时俱进的变化,过去那种培养年轻教师的办法,自然也就不太适用了。一句话,看问题要有历史的观点,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

如果把1959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看作建校初期的话,那么天水师专的成立可谓“生不逢时”了。前面说过,它建校之时正赶上国家三年困难时期。为了保吃饭这个大局,国家不得不采取缩短某些战线的措施,教育就是要整顿、压缩的方面之一。当时,甘肃省将专科一类的学校作了压缩,撤消了兰州师专、张掖师专等,天水也撤销了天水林专、天水农专、天水工专、天水医专等等,将它们分别合并到一般同类学校。一时弄得我们也人心惶惶,不知何去何从。在这种气氛下,杨校长却一再鼓励大家要继续安心教学,自己却上下跑有关部门,不知通过什么办法,做了多少工作,总算将天水师专基本保留了下来,只是将校名改为“天水教师进修学院”,教员绝大部分不动,这就为后来学校的发展保存了一部分教学实力,但为应对精简要求,调走了几个要求回本县工作的行政人员;1961年起,行政隶属也由天水专署改由甘肃省教育厅直接领导,校址由玉泉观迁到七里墩被撤并走的原五中地方,可以说反而提高了它的行政档次,改善了办学环境,这样大家才又稳定了下来,继续艰难办学。根据省上压缩高等学校办学规模的统一要求,在校学生由237人精简为131人,停止招大专班,教学任务改为培训天水、武都两地区在职初中教师和小学行政领导干部,以及县(市)文教科(局)教育行政干部。可是,当时天水、武都并没有那么多可以脱产来进修的学员,于是杨校长一方面根据实际情况,争取指标,办短期两三个月一期,半年一期、最长一年一期的培训班,另一方面又招收三年制的中师班,维持了学校的发展。据有关方面统计,1962—1965年,天水教师进修学院先后开办小学教育行政班7期,培训小学领导干部235人;招收中师班8个,学员363人;而教职员工截止1966年已有70人,专任教师30余人。1966年初,为贯彻两种教育制度和两种劳动制度,天水教师进修学院又改为天水工读师范专科学校,重点培养农村中学教师。除上述原有培训班、中师班外,还招收了两个农中班93人,实行半农半读。办学七年,仅仅只有这样一点成绩,在今天看来简直微不足道,但是作为亲历过这段“创业史”的人知道,这些微不足道的成绩,却折射出那一特殊历史阶段杨校长为求学校能存在、延续和发展所付出的执著努力,它是值得人们尊敬的。可惜好景不长,由于“文化大革命”的轰然而起,学校教学停顿,杨校长和绝大多数教员受到冲击。他虽从未正式被宣布过免职,实际上已无任何领导作用,直到十年后天水师专才得重新恢复招生,但天水师专的历史又进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其情况已广为人知,回忆也就该结束了。

Copyright ©2005-2017   天水师范学院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藉河南路

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257号 陇ICP备15003457号   0938-8362599   E-mail:xb@skulie.com

电脑访问:葫芦娃视频app PC端 | 手机访问:葫芦娃视频app 手机端
友情链接: